魔法王国的吟游诗人

(快穿)生命的意义01

  “嗒,嗒,哒……” 代表着生命犹存的心率声在颇为空旷的手术室里回荡,仿佛在应合着几个身着青色手术服的医生额上滚滚汗珠。

   “糟了……大出血!怎么会这样!出血点在哪儿?……护士,擦汗!”

   “是,是……失礼了!”年轻的女护士显然很少遇到这种情况,语无伦次,惊惶失措。

  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麻醉师身旁的显示屏上映着心率数值。 40,20………在麻醉师紧缩的瞳孔中,倒映着一个令在场所有人遍体生寒的数字。

  0。

  “完了……心脏除颤器!第一助手,注入5个单位红细胞!”

  一阵兵荒马乱,医生与助手们绞尽脑汁,却无法挽救这条年轻的生命。

  “手术失败……”医生的声音有些颤抖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大家好,我叫吴然。或许这样说,你们会不知所云,毕竟我是一个世界人口中的渺小的70亿分之一。那么换个说法——我就是刚刚那个无良作者写道的那个手术失败的可怜病人。

  我死了。

  有些茫然,委屈。

  明明我只是那个渺小的70亿分之一,为什么偏偏身患绝症,死在手术台上的是我?

  这不公平!

  我一反生前洒脱平和,豪放无羁的性格,满心都是怨恨。

  怨恨世界,怨恨命运,怨恨我自己。

  该死该死该死该死该死该死该死该死……我并不知道,此时的我以灵体漂浮在半空,黑色略带微棕的眼眸露出几缕红光,由于原来尸体失血过多而惨白的唇变得乌黑。

  杀意。

  憎恨。

  不甘。

  ………

  造就了一个新的“我”———厉鬼。

  我无法控制自己的思想,心中只有一个念头———毁掉这个不堪的世界!

  不知何时,当我平复下来,却已站在残垣断壁之中。

  尸横遍野,我的全身上下几乎沾满了碎肉与飞溅的血液。左手好像还抓着什么东西,僵硬的脖子勉强转了过来。

  是一个人的头颅。

  我依稀想起来这是我方才生生撕碎的。

  果然,在不远处有一副无头尸体。

  “砰———”我跪下,头重重磕在地上。

  我为自己生命逝去而不甘,却剥夺了他们的生命,喉咙有些痒,眼眶中流下许久未曾流下的晶莹液体。

  我在地上重重磕了三个响头,为自己的所作所为忏悔。

  忽然,一个来自灵魂的浑重声音响起,“你可愿以百世转生,饱尝世间酸甜苦辣百态,偿还这些惨死于你手之生命?”

  “……不愿!”

  “为何!”

  “太便宜我了!”

  “……”一阵死寂,过后,声音再次响起,“这本不是你的错,你生于阴年阴月阴日,死于阴年阴月阴日,极阴之地,且心有不平之意,化为厉鬼———”

  “可他们终究因我而死,”我打断了他,“这是我的原罪。”

  “生命之意义何在?”

  “不知。”

  “既然如此,那你就去找吧!每次转生之体死去后我便问你。”

  “……是!”

  意识一阵模糊,陷入黑暗之中……

  我没看到,我投生之前站立之处闪过一丝光晕,方才那个浑重的声音从中响起:

  [宿主吴然,种类:厉鬼(人),投生世界:全职猎人 投生人物:席巴●揍敌客]